ca88亚洲城娱乐,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

第一百六十九章 恶习难改

类别:ca88亚洲城娱乐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卓古     书名:昔言道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( )    
    随后,陆风和彤云二人下山去往义阳村,陆云轻则留下来跟随颜灵御求学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    次日,陆云轻一早起床,准备跟着公皙然下山打水,他们二人刚在厨房收拾好扁担和水桶,却听见外面师兄们正在探讨。    “知道么?最后那个孩儿留下了。”    “是啊,他妈是妓女呀!”    “哈哈,可不是么,而且他爹是个赌徒,师父怎么能收这样的徒弟?他们家交得起学费么?咱们这儿不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可读不起呢!哼,我才不要跟这样的孩子做师兄弟!他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。”    “就是!就是!来也真是奇怪了,真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,那家伙就像只虫子一样。”    “哈哈!就是就是!你得对!像虫子一样!真是恶心死了,咱们不要理他!”    “可不是么!那个公皙然也是有病,还带着他,以后咱们也不要跟公皙然走太近了,省的沾染一身虫臭!”    “哈哈!是啊!是啊!”    公皙然拉着陆云轻,低声道:“别理他们。”    陆云轻没有话,脸上也没有表情,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,二人挑着水桶走出厨房,却与几个师兄撞了个正着,陆云轻不敢抬头,快步跟着公皙然离开,但身后的师兄们仍然窃窃私语,指指点点。    二人照常打水,回来时已经又近黄昏。    晚饭时,公皙然没有见到陆云轻,他仍能听到饭桌上师兄们在嘲笑陆云轻,于是他随便吃了两口,就默默离开了食堂。    公皙然走出院门,沿着下山的石阶走了几十步,来到路旁悬空的平台,果然,陆云轻就坐在悬崖边上。    公皙然默默走到陆云轻身边,靠着陆云轻坐下,然后,他拿出一块干饼递给陆云轻,他没有话,只是温柔的看着陆云轻。    陆云轻抬起头,抿着嘴,想些什么却又开不了口,心中有很多苦楚,却又不知从何起,公皙然只是侧着脸看着他,始终微微笑着。    突然,陆云轻突然鼻子一酸,哭出声来,“师兄,呜呜。”    公皙然一把抱住陆云轻,轻拍着他的后背,“吃点东西吧,好么?”    “好……呜呜……好……”    然后陆云轻抓起干饼,狼吞虎咽起来,公皙然轻抚他的后背,道:“慢点吃,别噎着了。”    “嗯!呜呜!嗯!”陆云轻一边嚼着饼,一边抽噎着点头。    色渐渐黑了,山顶的秋夜格外清冷,陆云轻不禁打了个寒颤,公皙然紧紧靠住陆云轻,好让他暖和一些。    “公皙师兄,我觉得其他师兄的对,我也觉得自己像虫子一样。”    “怎么能这么呢?我觉得云轻很可爱。”    “师兄,你不用安慰我了,我出身卑微,身体瘦弱,也没什么才学,跟师兄们比起来,简直就像一只可憎的虫。”    “我不这么觉得,我觉得你心地善良,是个难得的好孩子。”公皙然摸了摸陆云轻的头。    “我,我确实十分卑贱,我有自知之明,师兄,以后你不要再带着我了,他们会连你一起嫌弃的。”    “才不呢!随他们便,我会一直带着你,毕竟我是你师兄呀!”公皙然言辞坚定。    “师兄……你,你不会嫌弃我这只丑陋的虫子么?”陆云轻自卑的问道。    公皙然两手捂住陆云轻的两颊,把他转过头来与自己面对面,然后笑着道:“哪里丑了?多俊俏的孩儿呀,哈哈。”    陆云轻刚被公皙然逗乐,却又伤心的道:“师兄,我……”    “嘘……”公皙然突然嘘了一声。    陆云轻奇怪的低声问道:“师兄,怎么了?”    “看!看那!”公皙然指着不远处的峭壁上的一片草木道。    “怎么了?那有什么?”陆云轻看了半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。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    公皙然罢,站起身来随手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子,然后朝那片草木扔去。    顿时,草木之中无数金灿灿的星火腾空而起,萦绕着变幻莫测的轨迹,在空中勾勒出绚丽斑斓的图案,这些星火如同梦境的微光,在二人周围久久环绕。    “云轻,看啊,萤火虫,真美啊!”公皙然拉着陆云轻的手感叹道。    “嗯!好美啊!”陆云轻也不禁赞叹道。    公皙然看着陆云轻坚定的道:“如果一定要你是虫子的话,那么我觉得你是美丽的萤火虫,在黑夜里照亮空的萤火虫。”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    陆云轻的眼角湿润了,寒夜的冷风渗入骨髓,但公皙然的体温却温暖了他的心,萤火飞舞,与空的星河交相呼应,仿佛灵动的星辰点亮了人生的路。    虽然公皙然百般呵护,但在师门中,陆云轻始终是被人瞧不起的学生,他身材瘦,弱不禁风,卑微的身世更是惹人耻笑。他时常被人欺负,但每次被欺负的时候,他都会忍辱负重,从来不会反抗。    可能正是因为这些原因,陆云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,他从不玩耍,即便是别人都在休息的时候,他依然在拼命学习。他不仅努力,而且十分聪慧,时常举一反三、触类旁通。颜灵御非常喜欢这个学生,所以也会尽可能多的传授本领给他。    时光飞逝,一转眼五年过去了。陆云轻主修医术,已经有成绩。此外,颜灵御还传授了陆云轻一些基本的武学和兵法,对于这些内容,陆云轻也同样如饥似渴,照单全收。    这,陆云轻来到藏书阁,踩着梯子从书架的最上层取下了一卷药典。虽然这卷药典的内容十分高深,远非他这个阶段所应该接触,但除了这些高深的药典,其余药典他都已经记得滚瓜烂熟,为了学到更多的东西,他想要试着读一读。    读了一会儿,他突然发现其中有一段,讲了一种草药的毒性。    这种草药名叫薄茴,一般外用,可以治疗跌打损伤,是一种山林里随处可见的药材。前段时间,陆云轻不心扭伤了脚,公皙然就是用薄茴帮他外敷的。但关于薄茴的用法,药典中却还有记载,如果将薄茴点燃就会产生毒性,可短时间内致人昏迷。    看到这些,陆云轻不禁感叹,药材的性状竟然如此多样,同一种药材,换个用法,就会产生如此之大的区别。    惊叹之余,陆云轻听到师父在身后喊他。    “云轻,你过来。”    “师父!”陆云轻赶忙放下书卷,起身行礼。    颜灵御点了点头,道:“你跟随我学医已经五年时间了,虽然时间不长,但你十分努力,医术也算有所成。眼下有件差事需要你下山去办,也算是一次考试吧。”    “考试?”陆云轻竟有些莫名兴奋。    “嗯,义阳村有人得了怪病,村中娰长老请我下山医治,但我有事脱不开身,你代我前往吧。正好,五年时间了,你从不曾下过山,也可趁此机会去看看你的父母。”    “徒儿遵命。”    “好,今休整一下,明日出发吧。”颜灵御着,从怀中取出一些钱财交到陆云轻手中,“这些钱财拿着路上用。”    陆云轻接过钱,道:“师父,我今日就可以出发。”    “也好,随你吧。”    于是,陆云轻稍作准备,就独自下山去了。    陆云轻到达义阳村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义阳村里家家户户灯火通明,炊烟袅袅。    陆云轻心想,时间已晚,不如先去探望父母,次日再到娰长老家报到。    于是,他来到一家屠户门前,买了一块肥肉,顺便问屠户:“请问,陆风家在哪?”    屠户一听到陆风这个名字,顿时满脸鄙夷,嗤之以鼻道:“哼,你的是那个赌鬼么?他欠你钱啦?”    陆云轻心中一颤,支吾道:“不……没……没有……”    “呵,那你找他干什么?真不知道长老怎么想的,竟然让这样的人在村里落户。”    “他……他还在赌么?”    “哼,除了赌,那个败类还能干什么?”    “哦,哦……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    “那儿。”屠户将肥肉递给陆云轻,顺便向村西边一指,道:“他就住那边,最破的那户就是。”    “谢谢,谢谢……”    陆云轻接过肥肉,付了钱之后,逃一般的跑掉了。    按照屠户指的方向走了没多远,陆云轻果然看到一处破败不堪的住户,这是一个土院,里面有一间极其简陋的土屋,就连房顶的茅草都残缺不堪。陆云轻走到门前,刚要敲门,才看见腐朽的木门已经从中间断裂,露出巨大的缝隙。透过缝隙,陆云轻看家屋子里面一片残破,除了一块草席,几乎家徒四壁。    陆云轻轻轻的敲了敲门,没有任何回应。他感到一阵失落,转身准备离开,就在他刚刚转过身子的时候,却看到自己的父亲正站在院子里,那肮脏邋遢的样子仍和当年一模一样。    “你是……云?云轻?”陆风似乎有些不敢相认。    陆云轻有些激动,毕竟五年没有相见,此时再见到父亲多少有些激动,他急忙点头道:“父亲,我是云轻。”    陆风兴奋的走上前去,一把搂住陆云轻,笑道:“哈哈,云轻都长这么大了!这都多少年了?得有三四年了吧?”    “五年了……父亲。”    “哦?!都五年了?哈哈!时间真快呀!快快,进屋!”    陆风一推门,那扇破门就晃晃悠悠的打开了,陆风大摇大摆的走进屋子,然后就往草席上一躺。    “父亲吃饭了么?我买了一块肉,要不我做饭给父亲吃吧。”    “好!好!快做饭吧,别,我还真是快饿死了!”    陆云轻点了点头,开始生火,他一边收拾,一边问道:“父亲,我娘呢?”    “嗯……你娘她……嗯……”陆风支吾了一会儿,才道:“你娘她回娘家去了。”    “娘家?我娘不是父亲从……”陆云轻话没完,也没法再了。    陆风恍然大悟,慌忙改口道:“你娘又跑了!可恶的臭婊子又跟人跑了!我是怕你伤心才不敢跟你实话的!”    “是……是么?她跑去哪里了?”    “哼!我哪知道!”    “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?”    “就前几!可恶!”    “那父亲去找了么?”    “找什么找!我才不去找呢!她死了才好呢!行了行了!你别问了!大人的事儿,孩儿瞎操什么心!”陆风气急败坏的嚷道。    “父亲,您是不是还在……”    “还在什么?!”陆风一脸怒气的看着陆云轻。    “没什么……”陆云轻忧郁的低下头,没再什么。    吃过饭后,黑了下来,陆风躺在草席上,没过多久就睡着了。    陆云轻侧躺在另一边,泪水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。    夜半,陆风突然坐起身来,他轻声的喊道:“云轻,云轻,睡了么?”    陆云轻没有回应。    于是,陆风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,轻轻拉开房门,尽管他已经很心了,但残破的木门还是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。陆风担心这声音惊醒陆云轻,又倚在门边轻声喊道:“云轻,云轻。”    陆云轻依然没有回应,陆风自顾自点了点头,然后离开了土屋。    陆风趁着夜色离开了村子,然后向着西边的山林里走去。他摸着黑走过了村西的坟山,接着又走了一个时辰,终于在山坳里面看到了一处灯火。    只见一个彪形大汉正在那里等他。    大汉见到陆风,便呵斥道:“怎么这么晚才来!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!哼!你再晚一会儿出现,我可就要杀你老婆了!”    “我哪敢不来啊?!家里有点事儿,来晚了,呵呵,来晚了……”陆风害怕的道。    “哼!陆风!”大汉一把就将他揪了起来,“你要是敢跟我们耍花招,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!”    “不敢!不敢!我老实得很!老实得很……嗯……我想见见我老婆……”    “哼!跟我过来!”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    陆风跟着大汉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山洞里,在他们身后,一个瘦的身影悄无声息的跟了过来,猫着腰躲进了洞口。
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ca88亚洲城娱乐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