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亚洲城娱乐,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

章节目录 九九章:风雨不歇,厮杀不休 合两更

类别:ca88亚洲城娱乐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大小三狼     书名:玄仙圣王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

    此时,牡丹与剑秋迎风而立在天际。

    天空湛蓝高远,和煦的阳光,明亮而温暖。

    自然的微风里透着泥土的芬芳,没有喧嚣与鼓噪,唯剩极端的纯净。

    见得断离随着花消而身陨,剑秋突变了脸色,他虽身悬于空,但两腿却止不住地打抖。

    牡丹凝视着剑秋,眸光中,有灼灼之光,偏又冷艳一片。

    承接到牡丹的眼意后,剑秋整个人都已亡魂失魄。

    他骇然地看着牡丹,栗栗危惧。

    牡丹微笑了笑,道:“盛衰变幻,好景须惜,你还不出手吗?”

    剑秋怔住,夙靥与断离先后陨落在牡丹手中,他哪里还兴得起的与之对抗的念头?

    稍以迟定,剑秋猛地一个转身。

    身起若惊风掠日,影动若雷电纵逝。

    只一眨眼,剑秋人已消远长空,只余一黑点隐烁在苍穹深处。

    见状,牡丹微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出手,可没让你出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牡丹点手一探。

    继而见得,自牡丹的掌中,有一道花影冲霄而起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“轰轰...”

    花动,千片赤英霞烂烂,百枝绛点艳煌煌。

    霎时间,灼艳的花色,满布天际,整个时空,都好似笼罩在花影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缭漫天幕四野的花影纷纷翩跹而回。

    伴随着花影的回旋而来,整个天地都作收缩,也不知是一花一界,还是一界一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剑秋去远的身影也在一股大力的把持下,落降下来。

    他惊慌失措地看着四周,满脸不敢置信,特别是在触及牡丹那淡冷的眼神后,剑秋更作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花王...饶...”

    还不待剑秋将话说完,牡丹的冷哼声已是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抹花色极快无比的掠射出来。

    只须臾不到,那花色便洞穿了剑秋的身子。

    受此突袭,剑秋整个人突地愣住。

    他圆睁着眼,眸里的惊骇尚未散开,接着泛起呆滞的眼波。

    细一查探,此时的剑秋,哪里还有半分气息?

    牡丹淡漠地看着剑秋,轻声一叹:“几番烟雾,唯有花难护!你错不该,在我面前,耍弄心思!”

    言罢,牡丹的身影渐趋虚幻,直至最后,彻底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伴随着牡丹的离去,这一方虚实之域突陷剧烈动荡中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”

    高穹浑似崩塌,地宇恰如塌裂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整个时空都作覆灭,连带着剑秋与夙靥尸身,也在动荡中湮灭不存。

    至此,魔极四君,皆作身陨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一飞雪连天的虚实之域内。

    苏远正与召奴拆招成对。

    召奴持拿着囚奴扇,每每一记闪摇,便有凛凛元力,破空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面对召奴的攻击,苏远很从容。

    书雪笔点顿空宇,似玉龙鳞甲起舞,又若长空飘絮飞绵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两力交袭,顿起连绵不绝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银世界,玉乾坤,震荡不休。

    平复之余,召奴道:“苏远公子,召奴当真是小瞧你了呢!”

    苏远横斜着书雪笔,淡笑以望道:“召奴姑娘,你这话可有些违心了。”

    召奴道:“怎么,公子是在怀疑我吗?”

    苏远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怀疑。”

    召奴道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苏远顿了顿,道:“之前召奴姑娘不是问我,可能在你的囚奴扇上,书雪一片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召奴微诧,道:“这么说,公子现在有答案了?”

    苏远笑道:“召奴姑娘,何不亲眼看看?”

    闻言,召奴皱了皱眉,连忙低眼看向手中的囚奴扇。

    这一看,召奴的脸色倏地大变。

    只见那本明净的扇面,不知何时,竟是画上了一片飞雪之景。

    那飞雪,有别于虚实之域的飞雪,它好似拥有灵性,在召奴落目的一刹,纷纷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得这一幕,召奴哪里还定安得了下来?

    她与苏远激战已有些时候,原本她以为,苏远的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却不想,自己竟连苏远是何时在自己的囚奴扇上做的手脚都未发现。

    仅此一点,高下似已立判。

    召奴缄默不言,整个人如有出神。

    见状,苏远笑道:“召奴姑娘,现在你可打消了去往中途皇城的念头?”

    闻言,召奴连从出神中醒转。

    她对着苏远回之一笑,道:“苏远公子,你是何时在我的囚奴扇上落映出那一片风雪的?”

    苏远道:“召奴姑娘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

    召奴顿了顿,媚笑道:“苏远公子在哪里,召奴便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苏远道:“这么说,我得在此陪召奴姑娘些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召奴笑靥如花,道:“小女子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召奴微顿了顿,接着继续说道:“现在公子可能告诉召奴实情了?”

    苏远道:“囚奴上的那一片风雪,并非是我落映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召奴倏地皱眉,不解地望着苏远。

    苏远道:“召奴姑娘的心中有风雪,你的囚奴扇上,理应也有风雪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召奴的脸色更趋疑沉。

    她听不懂苏远在说什么,但偏偏又觉得,苏远的话语,似是戳中了些什么,让她心生出一种莫名的惆怅。

    沉寂半响,召奴突一挥手,囚奴扇顿被其收合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召奴含笑朝着苏远走去。

    她走的不紧不慢,看向苏远的眼里,有些异样的情愫波动着。

    对此,苏远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他神情淡然,静默地悬空而立,一身白袍在风雪的吹袭下,轻悠飘荡。

    不多时,召奴人已来到苏远的跟前。

    她痴痴地看着苏远,道:“苏公子,召奴斗胆一问,你可有家室?”

    苏远笑道:“家有,室也有。”

    召奴道:“那家室呢?”

    苏远摇了摇头,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召奴道:“**泳醯...召奴...如何?”

    说着,召奴低了低头,垂了垂眉,整个人都作娇羞状。

    苏远愣住,纵使他心性沉稳,也没料到,召奴说话竟这般直接。

    见苏远的神情起了波澜,召奴“噗”地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一飞沙莽莽的虚实之域内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剑光贯掠之下,天空起一阵轰响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继而见得,一男子喷血持枪喷血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子不作他人,正是****的沧溟。

    他与无名交手到现在,一直都处于下风,适才实在难以抵御无名的剑势,这才被轰飞。

    此时,沧溟满脸沉郁,看向无名的眼里,包含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当年仙魔大战时,沧溟曾与无名有过交手,那时两人的实力,只道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可随着岁月更迭,仙域的圣、王之辈,皆入落尘之地。

    这一转眼,时光不复,沧溟再遇到无名时,后者的实力竟已远胜于他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沧溟的心中,便有滔怒涌起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盯着无名,持手长枪倏地横空一点。

    “轰...”

    霎时间,浩荡枪力卷席而动,直在长空铺砌出一条枪河。

    **河之中,满盛凛冽的枪力。

    那枪力,如狼似虎,纷纷朝着无名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对此,无名显得悠闲自若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望着卷涌而至的枪力,接着点手一探,无形之中,顿有两股奇异之力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沧溟攻袭而来的那些枪力,只存在了片息不到,便纷纷湮灭不复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呆了沧溟。

    他怔怔地悬空而立,整个人宛如一尊泥塑木雕般。

    见沧溟这般神态,无名别无所动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动地伫着,整个人就好似别远了这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沉寂了好些时候,沧溟方才从惊愕中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无名,淡淡道:“无名,你可是已触及到了那至高之境?”

    无名道:“至高之境?”

    沧溟点了点头,道:“如圣王、魔主、宣羽皇那样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无名笑了笑,道:“可他们,并非至高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沧溟的脸色倏地一沉,道:“他们不是至高,谁是?”

    无名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沧溟道:“无名,你还没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无名道:“我没有触及什么至高,不过在当下之境有所突破罢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话,沧溟重重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叹息声落,沧溟整个人都变得苍老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些时候,沧溟将长枪背挂在身,继而离去。

    他走得很慢,只余一道背影,渐逝在茫茫风沙中。

    无名一脸淡然地看着沧溟远去。

    他有实力将沧溟击杀,但他并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处于他们这个境界,****已不重要。

    待得沧溟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,无名淡淡一笑,身影随风敛散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值此之际,另一虚实之域中。

    阿彪与胥影相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战斗,来得极为激烈。

    一者用斧,一者使刀,刀斧相交,地动天摇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”

    狂猛的元力,缭绕漫天。

    胥影落定之余,在手的长刀倏地变持为举,继而一记竖劈猛砍而下。

    刀出,斩风而过,撩起若河刀芒,滚滚中,元力浩荡,碎了如席般风尘。

    “影刀斩!”

    刀落,惊起幻影满天。

    紧接着,胥影携刀飞驰而动,其身疾如风,其刀迅如雷,直直杀向阿彪。

    阿彪立定在地,眸色看似如常,偏又带着一抹让人颤栗的明澈。

    下一刹,阿彪猛一甩手,持手衍天斧迎风入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”

    斧动,劲风丛生,气冲云霄,若有斧阔千里之势。

    接着,阿彪再一旋动!

    一时间,旋斧如风,残影连绵,神威如狱。

    再有,阿彪摇斧一抖,斧向长天,“衍天斧”顿作支天之状。

    刹那间,风云吞涌,气凌九天,豪迈粗犷中一柄参天金斧灼眼而现。

    一撩、一旋、一抖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三板斧,直将这一片天地笼罩。

    胥影的刀势未至,汹涌的刀芒便已在斧力下碎灭。

    他人作飞冲状,可临飞的途中,迎面而来的压迫之力却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胥影突地一顿,整个人的脸色刷地苍白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迟定半响,胥影猛地便是一口鲜血喷出,人已在血雾缭漫中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见状,阿彪一脸淡冷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身影忽地消失原地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呼呼...”

    待得阿彪现身时,其已持斧抵至胥影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一幕,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晓以胥影的实力,也未能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胥影顾不得己身伤势,骇然地看着身前,看着那一柄灿金大斧烁袭而至。

    “轰...”

    只眨眼不到,一道灿金光芒划破长空。

    凝定时,胥影的颈项上已悬落一长斧。

    他一脸的错愕失措,整个人就如石化了一般,丝毫不作动弹。

    此刻,阿彪悬立在胥影身前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胥影觉得此时阿彪的身影来的竟那般凛凛,且带着威武高大。

    沉寂之余,阿彪淡冷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胥影,你觉得我这一斧落下,你可还有活命之机?”

    胥影颤了颤,道:“你不会杀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稍稍一顿,再道:“况且,你也杀不了我!”

    阿彪笑了笑,道:“你这话的意思,可是让我试试?”

    言落,那本悬于胥影颈项上斧刃,兀地向前偏移了半分。

    见状,胥影倏地变貌失色,连忙喝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阿彪顿了顿,道:“哦?你这是在向我求饶吗?”

    胥影咬牙切齿,道:“衍王,你何时见过我胥影屈服?”

    阿彪道:“这么说,我适才不敢停下手来!”

    话语方歇,那被阿彪提悬在手的衍天斧,突地散出凌厉金光。

    金光熠熠,刺目不已,胥影都忍不住地觑了觑眼。

    眼看着斧力便落抵,胥影大喝道:“衍王,你到底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闻言,阿彪微笑了笑,道:“我要想的很简单,简单到一坛花酒足矣。”

    接着,阿彪掩手一挥,自其手中顿有一坛花酒落显出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如以往般自顾而饮,反是一个推手,将那一坛花酒递到了胥影跟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悬定在胥影颈项上的长斧也顺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早与你说了,同我在此喝喝酒,吹吹风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阿彪瞅了瞅胥影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胥影滞愣片刻,这才从阿彪的手中将那一坛花酒承接过来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喝酒,也不会喝酒,但眼下的情形,他不喝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见胥影这般行举,阿彪淡淡一笑,转而再拿出一坛花酒。

    他举坛与胥影示意了一眼,接着自顾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胥影滞愣了片刻,强忍着心中不愿,接着提坛而饮。

    花酒顺喉而入,一股火辣瞬间遍布胥影全身。

    胥影不会喝酒,刺鼻辣喉的味道,让他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可阿彪偏又在旁,胥影无奈,强忍着将花酒咽到腹中。

    见状,阿彪淡然一笑,道:“既是不喜欢喝,为何又要强迫自己呢?”

    胥影愣了愣,一脸的苦涩无奈。

    若不是阿彪潜移默化地逼他,他又岂会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?

    胥影没在开口,只瞪了阿彪一眼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郁闷,他竟是二话不说的提起那一坛花酒,接着狂饮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彪只淡淡地笑着,他不是一个喜欢笑的人,至少,在他化身为衍王的时候,他不喜欢笑。

    这之后,两人迎风以对,谁也没再开口,只余阵阵花酒之香,弥漫在悠野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中土皇城外,战事仍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显曙亮,但阴沉却丝毫不减,连带着那瓢泼大雨,也没有消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武忘等狂客,与敌修厮杀在一起,衣襟上沾染着满满的血雨。

    经由这般长时间的激斗,不少修者的元力,已作殆尽。

    可他们别无选择,打从他们被卷入这一场战斗中时,他们便已注定要浴血沙场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天野愁云,满空冷雾,飘扬不觉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众多修者的身上无不泛凛冽杀气,他们的身影,直化作一道道流光穿梭在雨空中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轰轰!!”

    “杀!杀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一时间,喊杀之声,动荡天地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”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白色的浪滚,万朵梨花,橙色的霞卷,千围杏蕊,青色的晓雾,连池横水,血色的浮云,速卷随风。

    舞着的松纹刀、桑门剑、火尖**、方天戟、五明铲、宣花斧,件件都是凌霜利刃,赛雪新锋。

    飘飘絮舞,万点枪刀,滚滚杨花,一团刀影。

    虹飞电闪,剑戟横空,日转光奔,戈矛耀目。

    何殊海覆天翻,成个你赢我负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陷入疯狂血腥的杀伐之中。

    战斗一直在持续,这期间,哀嚎从未消歇,不断有修者陨落,皇城外的野郊上,早已被鲜血染红,横尸遍野,何止触目惊心?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别来无期,山中岁月,海上心情,只道,也无风雨也无晴!

    本书首发,希望百~万\小!说的朋友们能上纵横给点支持!

    我不敢妄言这书写得怎么样,但每一章每一字都是我用心在写。

    呼吁有条件的兄弟们,上纵横给三狼点勇气与信心!
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ca88亚洲城娱乐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